周氏豆沙

樱雨迹[冲神/鸡血重发]

灰常赞!

宇津保:

        糕糕 @椰汁糕- 的图让我鸡血死了……


        点图的梗是之前码的《雨情枝垂》来的……这段傻白甜配上图立刻有感觉得多了!


        ================================


        一场混战以定春“啊呜”一口咬住了冲田的脑袋作为完结,看到了冲田无可奈何地举起手来做出投降的手势后,神乐终于得意洋洋的叫定春把他吐出来。


  一树又一树的花开,空灵的落英缱绻纷飞,流动的灰云潜伏在一汪无色的天空。


  使出全力打过好几回合的架的两人都有些力竭地坐在樱花树下漫着松软香气的土地上,神乐呼呼喘着气,觉得扎在右半边头上的那个团子有点松,便径自把团子取下来重新扎起头发。


  冲田擦擦额上被定春咬出来的血迹,看着神乐熟练的扎头发动作笑道:“以前就超级不懂你是怎么把那两个团子弄到头上去的……”说完他拿起一个被放在地上的团子,好奇的举到头顶上方对着天空认真钻研:“这个东西是不是有什么机关啊……”


  “关你个头啦还给我臭小子!!”神乐扑过来枪,冲田却抢先一步把团子拿到另一只手里,转向她露出一个得意的欠揍笑容。


  冲田的眼睫在他挺括的鼻翼旁落下一片阴影,他转向神乐后,神乐才发觉他们挨得这么近,她望向他幽深的深红色眼眸,看到了头发蓬乱狼狈表情龇牙利嘴的自己,不由得轻声笑起来。


  冲田一怔,有些出神地望着神乐近在咫尺的笑颜,她湖蓝色的眼眸映出漫天飞舞的樱花花瓣,清爽的风拂起飞扬着的橙色发丝,一瞬间的茫然和悸动使得心脏都停了几拍,可是又为这种从未有过的陌生感觉觉得懵懂迷惘。


  “呃,我……”冲田的声音带着些许沙哑和茫然,他觉得口干舌燥,好像有种强烈的感情要从狂跳的胸腔中喷发出来,大脑完全不知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身体却情不自禁地向前。


  神乐浑然未觉,只发现冲田的脸在她眼前一点点放大,似乎都能听到他的呼吸和心跳,他前额的细碎刘海被风吹起,眼底是她看不懂的迷蒙与灼热。


  神乐的脸突然烫的好像都可以烧起来,只能慢慢向后,背一下子撞上樱花树粗壮的树干,冲田仍是凝视着她,双手撑住树干,身体慢慢向她靠近,周围的空气变得滚烫,她有些紧张和害怕,连气息都紊乱了:“喂混蛋你不要老是挤我啦。”


  “喂喂你再挤过来我就揍你了哦!!”


  “啊啊你听到没啊!!”


  冲田俯下脸来,眼眸渐深:“好吵……你可不可以,闭上这张嘴啊。”


  神乐还来不及说话,便感觉他炙热温润的唇缓缓落到自己的唇边,一阵眩晕感袭来,触感加深,她的脑中“轰”得一声变成一片空白。一个如羽毛般轻柔的吻,浅尝辄止。


  神乐依靠在樱花树干上,呼吸一下子变得粗重艰难,面前的栗发少年那张带着清爽笑意的清秀面孔近在咫尺,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眉宇间竟然是从未见过的轻柔,深红色眼眸中涌出的是如同浅橙色夕阳一般的温暖。


  心底猛然的悸动如同是蔓生的枝草不断绵延缠绕,让人有些甜蜜又有些惶恐和惘然。她的脸一瞬间,发烫飚红:“你——!!”


  冲田正处于明白过来自己干了什么的状态,还没想好要做出什么反应便感觉一记重拳狠狠砸进自己的左眼眼窝,他痛呼一声退后捂住左眼:“好痛……你干嘛啊怪力女!!”


  神乐气呼呼地站起身,想要对着仍坐在地上好像什么事都没做过的混蛋破口大骂,却越发觉得脸颊窜上来的温度烫的有些惊人,她不确定自己现在是不是满面通红,看到少年无辜又疑惑的眼神自己的反应就更是慌乱无措,她咬紧唇,手握成拳垂下,支支吾吾了半天却说不出什么来。


  “混蛋。”清晰地吐出几个音节后,神乐转身跑开。定春冲着冲田发出了几声意味不明的叫声后也跟着神乐跑出了公园。


  冲田怔怔望着神乐和定春远远跑去的身影,静默不发一语,手触到了地上的某样东西,他低头,看到是那个中华女孩的团子后不由得轻笑起来,握住那个奇怪的团子,他用白净修长的手指拨弄了一下团子上的紫色流苏,流苏随着清冷微凉的风轻轻摇曳着。一颗情绪满溢的心突然澄澈明净起来,世界好像都通彻明晰得仿佛漾着微波的蓝宝石。他将那个团子塞进自己的口袋里,偏头勾出一个慵懒愉悦的微笑。


  青碧色的风掠过天地,薄红色的季节中片片粉嫩的花朵飘零,温润的花瓣漫天飞舞。


  那时的两人都不明白,那是情窦初开的他们在面对彼此时流溢的情愫。


  天真纯澈的满足,谨小慎微的试探,缄默唇齿的怅惘。


  名为——怦然心动。






评论(2)

热度(18)

  1. 周氏豆沙宇津保 转载了此文字
    灰常赞!